月亮视频app
  • 卡盤廠家
  • 專業制造卡盤
  • 卡盤油缸

借鑒德國工業4.0應廓清七大問題

瀏覽:942 發表時間:2017-05-08 22:53:39
      近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連續召開兩場座談會,約請業內專家及課題特約顧問,對即將發布的《德國工業4.0在中國的創新與應用》課題成果做最后的修改意見征集。座談會上,與會專家、顧問們對借鑒德國工業4.0,促進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在理念、中國國情判斷、實施路徑及政策等方面提出諸多建議。
    
      工業4.0以人為本
     
      博世集團中國區總裁陳玉東強調,博世提出的工業4.0的核心理念是“以人為本”。本質是希望數字技術和互聯技術能夠在制造業深度應用,最終提高生產效率和產品質量。但博世認為這些轉型升級不是為了取代人力,而是需要把人作為整個生產過程中的中心,使得工人管理、供應商以及客戶在這個過程當中都有更好的體驗。
    
      寶鋼集團有限公司首席研究員郭朝暉也提出,以人為本,關注節約人的時間和精力、注重幸福感,不僅是工業4.0的核心理念,更是創新的突破口,是社會發展的要求。
    
      德國提出工業4.0是為了解決德國的問題
    
      “德國提出工業4.0是為了解決德國的問題。”不僅是國研中心《德國工業4.0在中國的創新與應用》課題的結論,也是諸多與會專家不約而同提請關注的問題。
    
      德國機械設備制造聯合會北京代表處副總經理溫斌剖析:產品有四個要素——效率、成本、創新和質量,德國制造業的發展中,在創新與質量方面一直保持非常大的優勢。隨著中國制造業的興起,其在效率和成本方面逐漸走向劣勢,工業4.0在很大程度上是利用先進的技術,彌補其效率和成本的劣勢。所以德國提出工業4.0有明確針對性,是企業的真實需求。
    
      “而中國制造業現實國情是:一、管理水平差、企業信用低;二、輕質量,企業過于重視成本、導致產品質量滑坡、市場逆淘汰;三、效率低,自動化程度不夠,也導致質量穩定性差;四、產品設計能力差、輕視服務。”郭朝暉總結。
    
      因此,中國需要在借鑒德國工業4.0的基礎上,走出一條符合自己實際情況的道路。
    
      工業4.0需要人才結構的轉換作為支撐
    
      “中國現在很多問題還是在人的思維層面,其實技術的斷差是好解決的,通過設備的升級,這肯定有成本的問題,是好解決的,最難解決的是人的思維問題。”中國機械工程學會知識中心副主任林雪萍的觀點得到許多與會專家的認同,認為如何形成有效的知識管理系統值得探究。
     
      國研中心的課題成果中也提及此——工業4.0需要人才結構的轉化作為資產。同時強調,人才不僅僅是指所有人能想到的職業工人,“其實工業4.0首先需要企業家思維的轉換,需要白領思維的轉換,需要高層經理思維的轉換”,當他們轉換后,才有可能使得工業4.0戰略發生深刻變化。
    
      推動工業4.0,要用工作4.0的方法
     
      工信部規劃司副司長李北光認為,制造業的轉型升級,涉及國家整體的現代化及治理能力改革問題。他論述,要改變中國目前規模為主的制造業擴張道路,主要是解決創新問題;創新問題解決的主要是中國的裝備問題、工具問題,但工具的主要矛盾是中國工業基礎——“四基”不行;“四基”解決的主要問題是搭建一個關鍵共性技術的機制——創新中心建設。現在從創新中心建設看,主要矛盾是什么?政府支持力度不夠,形成技術孤島。解決這個問題的主要突破口是什么?要借鑒美國制造業創新網絡計劃的方法,方法要改。
    
      李光北強調,推動工業4.0,要用工作4.0的方法,不能用現在5+2、白加黑的方法,人海戰術、會海戰術、文海戰術,只能使得效率越來越低。
    
      國研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也認為,中國推動制造業轉型升級,關鍵是要有創新環境和思維方式。他堅信,有了這一條件后,這場轉型,“中國人一定會做得非常好,而且中國做得肯定和其他國家都不一樣。”
    
      著力打造工業3.0,積極謀劃工業4.0,不得不補2.0的欠賬
    
      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會長李毅中認為,判斷中國制造業正處于“從2.0向3.0過渡”階段,有低估的成分。他覺得更準確的表述應是“著力打造工業3.0,積極謀劃4.0,同時不得不補2.0的欠賬”。他分析,中國工業現狀很復雜——既有世界上最先進的行業,如高鐵、核電等,也同時并存世界上最落后的行業,如小煤礦項目,連1.0都沒有。
    
      萬物互聯網+大數據助力工業“脫貧”
     
      在三一集團高級副總裁賀東東的理解中,工業4.0大的變革來自SAP技術,大數據、云計算技術全面在工業界的應用。從這個維度看,他認為,中國正面臨一個前所未有的機會:其一,中國在大數據、云計算、互聯網等技術驅動力方面,與德國幾乎在同一起跑線上;其二,中國有大數據的優勢。中國機械數量最多,使用最多,因此產生的數據也是最多的,若將數據看成一個新的資源,中國是富有的。因此,中國若抓住兩點,一是萬物互聯,將物理世界連接起來,二是采集數據,將數據管好用好,且保存好,放在中國。在此情形下,可以實現一些彎道超車。
    
      賀東東建議,未來作為國策,中國應要求所有工業設備,尤其是進口數控機床要開放接口,便于中國采集數據,實現中國的數據優勢。
   
      國家戰略有競爭性,需處理好自主與開放的關系
     
      “在推進工業4.0時,一定要結合中國國情,不要把智能制造當成靈丹妙藥。尤其在新一輪生產方式變革過程中,注重要處理好自主與開放的關系,防止產生新一輪的技術路徑依賴,這個問題還涉及到國家安全問題。”李北光提醒,既然《中國制造2025》是國家戰略,那么就是有競爭性、對抗性的。張北光強調,在借鑒工業4.0,推動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過程中,務必要形成自主核心技術,防止形成新一輪的對外技術路徑依賴。依賴會產生兩個嚴重后果:國家安全問題;此外,很多中國企業,包括博世集團改造以后,它面臨著二次改造升級以后價格問題、服務受制于人的問題、二次開發問題,成本很高。


電話:0519-83201171

 手機:18961497655       郵箱:2063157184@qq.com

地址:江蘇省常州市新北區民營三路19號

@copyright 2013-2017月亮视频app